延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原产地镉米追凶

2019/08/16 来源:延安信息港

导读

核心提示:湖南涉重金属企业超过800家,且密集分布在河流周边和重要产粮区,形成了有色金属行业与产粮区的高度重合,给粮食安全带来了严重威胁。

核心提示:湖南涉重金属企业超过800家,且密集分布在河流周边和重要产粮区,形成了有色金属行业与产粮区的高度重合,给粮食安全带来了严重威胁。

湖南涉重金属企业超过800家,且密集分布在河流周边和重要产粮区,形成了有色金属行业与产粮区的高度重合,给粮食安全带来了严重威胁。

有色金属行业是 镉米 元凶, 镉米 实为 有色米 。4月24日,在某环保组织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武毅秀如是说。

当天,该组织发布报告《 有色 米 湖南衡东县稻米重金属污染调查》。调查表明,有色金属行业为当地稻米镉超标的重要原因。

该调查对以有色金属企业为主的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衡东工业园(大浦片)周围的稻谷、稻田土壤及地表水样本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重金属超标严重。

该组织认为,有色金属行业正在威胁湖南省乃至整个中国的耕地红线,进而可能威胁到粮食安全。而这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和扩张,既对中国重金属污染治理带来巨大压力,也为未来的修复和治理之路留下不可承受之重。

镉米 风波

201 年5月,广东省的一次例行食品抽检,引发 镉米 风波。该省抽检的18批米及米制品中有8批不合格,合格率仅为55.56%。不合格的项目均显示重金属镉含量超标。

然而,这并非是 镉米 的媒体首秀。早在2002年,农业部所做的稻米安全性抽检结果显示,镉超标率为10. %;2006年,湖南株洲爆出镉米超标导致村民不适;2008年,四川成都抽检,检出两米业公司镉超标

今年4月18日,环保部和国土资源部联合公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全国耕地的点位超标率高达19.4%,镉超标的点位约占7%,基本与近些年来接连不断的 镉米风波 互为印证。(点位超标率是指土壤超标点位的数量占调查点位总数量的比例)

镉及其化合物已被世界卫生组织癌症研究机构列为已知的1类人类致癌物,会对人类造成严重的健康损害。

1950年,发生在日本富山县的镉中毒事件,曾让世界认识其危害。镉由山区里矿场排放到河里,不仅造成沿岸居民中毒,天长日久,就连居民种植的大米也成为 镉米 。1968年,媒体爆出镉造成了当地居民 痛痛病 ,此病导致人关节变形、全身疼痛不能入睡,其后遗症伴随终生。

水稻很容易吸附镉等重金属,中外时有此类新闻出现。然而 镉米 到底由何而来?

广东省 镉米 事件之后,很多专家尝试解答这一问题。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胡定寰认为,镉污染的来源在我国有多种渠道,包括采矿、化学肥料和水源等因素都可能成为污染源。

镉米 接连不断,然而每次风波都不了了之,这无疑把以稻米为主粮的广大中国消费者置于未知风险中。 武毅秀介绍,该环保组织将目光投向 镉米 发源重地之一的湖南,尝试找出镉污染的元凶。

追 凶

这是广州镉米风波的原产地之一,而且这里还有一家工业园。 该组织把调查地选在了湖南省衡阳市衡阳县大浦镇的衡东工业园。

衡东工业园是一个以有色金属企业为主的工业园,园区12家企业中,即有9家为有色金属行业企业。其中1家有色金属企业还是湖南省重点项目。

201 年7月至9月,赶在夏末秋初晚稻收割的时候,该组织工作人员江山(化名)一行6人在距离工业园2.5公里范围内的5个村分别对稻谷、稻田土壤及地表水进行取样。此时,虽说工业园正值生产淡季,但依然有滚滚的浓烟从企业高耸的烟囱中排出。

生产热闹的时候,粉尘落到地上有花花绿绿的一层。 手里揪着干瘪稻穗的当地稻农曾这样告诉江山。

眼见污染加剧,导致粮食减产,农民安生立命的土地遭到严重破坏,江山 感到很心酸 。然而,这还不是让她震惊的事情。

在江山调查的日子里,她发现上述5个村庄的儿童,几乎全部血铅超标,有父母带孩子去医院排铅,但收效甚微, 无法切除污染源 ,医生表示很无奈。其中,很多孩子出现掉发、生长缓慢的问题, 难以想象,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仅有三四岁孩子的身高。

镉超标可能会对人体肾脏造成损伤,影响人对钙的重吸收,导致骨骼缺钙。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何计国解释。

调查员把采集下来的稻谷样本送往国内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土壤及地表水样本则送到位于英国艾克塞特大学的实验室,进行重金属检测。结果显示,1 个稻米样本中有12个样本的镉含量超标,并含有不同程度的铅、汞、砷等其他重金属。其中,镉含量的一个样本超0.2mg/kg的国标限值21倍。稻田土壤样本的镉含量则全部超过土壤环境质量二级标准,过半超标准 倍以上。

结合当地主导风向、实地检测结果等多因素分析,工业园有色金属企业是当地重金属污染的重要来源。

环保部发言人在解答《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时也表示,在我国有色金属传统的开采地区,长期的矿山开采、金属冶炼和含重金属的工业废水、废渣排放造成了土壤污染,有色金属行业是粮食重金属污染的主要来源。

威胁粮食安全

衡东工业园仅为湖南有色金属行业的冰山一角。

湖南涉重金属企业超过800家,且密集分布在河流周边和湖南的重要产粮区,形成了有色金属行业与产粮区的高度重合,给粮食安全带来了严重威胁。

从全国来看,山东、江苏、河南、江西、广东、内蒙古等有色金属大省也多为产粮大省。

201 年,国土资源部曾透露,我国有5000万亩耕地处于有色金属中重度污染。而几乎同一时间,环保局公布的《土壤污染与人体健康》则显示中国有 亿亩耕地受重金属污染。一年后,两部门联合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则显示耕地点位超标率为19.4%。

我国现保有耕地面积18.25亿亩,而其中的1 亿亩均为中低产田。由此观之,18亿亩耕地红线岌岌可危。

如今, 十二五 重金属污染防治目标 悬在头顶 。目标要求,全国到2015年,重点区域的重点重金属污染排放量比2007年减少15%,非重点区域的重点重金属污染排放量不超过2007年的水平。

湖南省的目标为,到 十二五 末,实现涉重金属企业数量和重金属排放量均比2008年削减50%。

与这个减排目标相悖的是,湖南省有色金属产业扩张的步伐越来越大。近几年来,湖南省有色金属产业产值年均增速超过40%。在该省有色金属行业 十二五 发展规划中,还将上马80个主要建设项目。

该环保组织参照《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工业污染源产排污系数手册》,对其中 2个项目进行测算,结果显示这 2个拟建项目一旦运行,保守估计将产生镉排放12.41吨,铅排放94.48吨,其中镉的排放量接近2008年湖南省全省工业废水的镉排放总量,而铅的排放量几乎是2008年的2倍。

如此大举扩张的有色金属行业,想实现减排目标好比痴人说梦。

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吴舜泽在201 中国环博会环境产业高峰论坛上表示, 产能和产量的双控非常重要,如果是宏观产能不断增加,想要重金属污染防治的形势有好转就不可能。

如今 十二五 过半,环保部也对各地的执行情况进行了中期评估,但目前评审结果并未公开发布,进展如何不得而知。

呼吁多层级联合出手

201 年,湖南省环保厅测算,仅治理湘江的重金属污染就高达4000亿人民币,以2011年整个湖南省有色金属行业利税总额 55.19亿元来计算,需要将近12年的时间才能为湘江治污 买单 ,这还未计算有色金属行业可能新增的污染及治理需要,亦不提治理湖南境内的其他河流及土壤修复的高昂成本。

而广东 镉米 事件爆出后,广东省更是直接拒购湘米,给稻米销售带来相当大的压力,从而迫使其想出了一个 西进东拓 的法子,东与上海、福建等地签署购粮协议,西则尝试开拓广西、重庆等地市场。

据媒体报道,湖南副省长张硕辅与上海市副市长周波共同启动 湖南粮油入沪 ,首批10多吨湘米已进入上海市场。

就湘米入沪,该组织发言人武毅秀表示,这是舍本逐末终非良策,湖南省如果不从源头解决有色金属污染的情况,仅从稻米出路想办法,只是隔靴搔痒,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而终将积重难返。

在新闻发布会上,武毅秀呼吁,应从点、面、全国等多个层级联合出手,切实保障人民健康和环境安全。

湖南衡东工业园,应该对园区内涉重金属企业立即展开污染排查,调查周边农田污染情况,设立禁耕区,并对周边受污染村庄农户进行污染赔偿。

湖南省则应尽快摸清全省耕地污染情况,对已经查出中重度污染的土地禁止耕作可食用作物,并进行治理。对有色金属行业进行严格管控,建立农田重金属污染情况数据库,严格检测大米产品及米制品,并及时向社会公开。

中央政府应公开《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的中期评审结果和每年年度评审结果公开全国土壤污染普查的详细信息,并且要对有色金属行业进行合理规划和严格管控。

安徽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吉林的医院治疗白癜风
激光去雀斑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