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不是你的新娘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延安信息港

导读

【1】闺中的密友  罗小红刚刚认识刘杏儿的时侯,是在大学里面。两人读一个系,但不是一个班。罗小红在大一刚刚开学的时候,就已经悄悄注意上了刘杏

【1】闺中的密友  罗小红刚刚认识刘杏儿的时侯,是在大学里面。两人读一个系,但不是一个班。罗小红在大一刚刚开学的时候,就已经悄悄注意上了刘杏儿。  刘杏儿是个非常引人注目的女生,性格粗犷豪爽,嗓门也粗,总爱和别人开玩笑。刘杏儿一笑起来,狂态可掬,就像是一个粗野不羁的山东大汉。也许刘杏儿觉得自己的性格有点男性化了,于是,故意留了一头披肩的秀发,想让自己女人一点,其实,却和她的粗犷性格极不和谐。  这种不和谐的反差,也让刘杏儿看上去更可爱了。刘杏儿开朗的个性十分吸引罗小红,罗小红次见到刘杏儿的时候,就特别想认识这个像山东大汉一样的女生。她俩的系总有很多大课是好几个班一起上的,罗小红经常找距离刘杏儿近的座位坐,找着机会和刘杏儿聊天。两人都是很能聊的人,罗小红不及刘杏儿活泼,但在和她喜欢的人聊天时,罗小红的话总是多的说不完。她们系的人,全都知道她俩是一对闺中密友。  有了刘杏儿,罗小红度过了四年充实的大学生活,这期间,虽然有好几个男孩追求过罗小红,但都被罗小红婉言拒绝。有刘杏儿在,罗小红觉得真的不需要去交什么男朋友。  大学毕业之后,罗小红和刘杏儿都顺利的找到了各自的工作。她俩的友情并没有因为不在一起工作而淡化,经常互通电话,短信更是不断。  生活,似乎没什么变化,依然充实而快乐。  一天,两人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刘杏儿有点神秘地道:“小红,我近觉得有个男孩挺不错,我正在和他交往。”  罗小红看到刘杏儿那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忍笑道:“杏儿,套上白马王子了?什么时候,带来让我参观一下?”  刘杏儿撇了撇嘴道:“早着呢,先接触着看看吧。”  罗小红笑道:“杏儿,温柔点,别把人家吓跑了!”  “哈哈……”随着刘杏儿一阵爽朗的笑声后,这件事就这么淡淡地过去了。  后来,罗小红偶尔也提起这件事,时常半开玩笑的问刘杏儿:“杏儿,和那位王子怎么样了?”  刘杏儿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马马虎虎。”    【2】阴暗的暧昧  一月后。一天,罗小红接到了刘杏儿的一个电话:“小红,我今晚要把文斌带过来,我们一起吃饭,你给我参谋参谋,好么?”刘杏儿口中的文斌,自然就是那个正在和她交往的那个男孩。  “好啊。”罗小红一口答应。  当晚,三人在约好的地方见了面。  文斌比刘杏儿高出许多,个子有一米八几,身材不算特别强壮,但很结实。浓黑的两道剑眉下,有着坚定而温和的一双眼睛。脸也很有棱角,很有男人味。让罗小红惊讶的是文斌的性格,有点斯文,却并不柔弱。文斌很健谈,讲话声音清晰而有力。文斌也很爱笑,脸上开朗略显含蓄的笑容,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磁性。  刘杏儿和文斌是在公司间的往来中认识的。文斌比刘杏儿大一岁,也是大学毕业,工作性质和刘杏儿很相似。  聊到工作的时候,罗小红才知道,文斌的公司离她的公司不远。罗小红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有点高兴,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聊了两个小时后,三人各自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罗小红暗暗为刘杏儿高兴的同时,心里似乎还搀杂着一种有些阴暗的暧昧。  罗小红也幻想过她的白马王子,在脑海中勾勒她心上男孩的形象。文斌不管从表到里,似乎是她所遇到过的男孩中与之接近的一个。这种感觉,让罗小红的心里有点沉沉的,搀杂在对刘杏儿的喜悦中。  第二天,刘杏儿打来了电话:“小红,你觉得文斌人怎么样?”  “这个……”罗小红支吾了半天,竟然不知该怎样回答。凭心而论,罗小红觉得的虽然那个文斌人很,但他的个性似乎与刘杏儿差的有点远。  罗小红不敢这么说,因为,这样说了之后,罗小红怕刘杏儿会反问她:“是不是你比我更合适文斌?”    【3】爱上他了吗  刘杏儿与文斌的进展很快。因为罗小红和文斌的工作的地方离的近,刘杏儿开始把一些要交给罗小红的东西,都通过文斌转交给了罗小红。罗小红与文斌的接触,也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多。  文斌经常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把东西交给罗小红,然后,顺便就和罗小红一起吃午饭。  文斌很能聊天,天南海北什么都能说,知识又很丰富,聊的内容总让罗小红很长学问。罗小红很惊叹文斌的心里,到底装了多少她不知道的东西?文斌的内心,就像他的眼睛一样深邃。  文斌还是个很会体贴的人。在冬天,有时罗小红穿的薄了点,文斌总看看、甚至捏捏罗小红的衣服,问罗小红穿这么少冷不冷?吃饭时,文斌特意让罗小红坐在离暖气近的地方,文斌却坐在外面。  罗小红不知道文斌是不是对每个女孩都这样,但他这样对罗小红的时候,总让罗小红心里又温暖又感动。  慢慢的,在罗小红的脑海里,文斌出现的画面越来越多。工作忙的时候还好,只要稍一停下来,文斌的身影,文斌的音容笑貌,就会一个接一个的浮现在罗小红的脑海中,有时,甚至耳边还出现文斌富有磁性的笑声。  罗小红逐渐开始盼望文斌中午约她出来送东西,见到文斌的时候,罗小红总是很兴奋,开始不由自主的注意文斌的眼神,想看文斌是不是也有点喜欢上她?罗小红很想从文斌的眼神中看出明确的答案,但又不敢盯着他的眼睛看。  罗小红常常自问:“我爱上他了吗?”这种越发明显的爱的感觉,让罗小红越来越温暖,也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快无法控制自己了。罗小红本来就优柔寡断,偏偏碰上一个让她感情无法抑制的人。这个人偏是刘杏儿的男朋友。  为了不让感情泛滥下去,罗小红开始减少和文斌的对话,也不再和文斌谈一些很生活的话题。罗小红希望只把文斌看成朋友。可是,偏偏怕什么就来什么。对罗小红百般信赖的刘杏儿,可能也是受到恋爱的滋润,越来越关心起罗小红了。  这一日,罗小红又接到了刘杏儿的一个电话:“小红,我近很忙,不能总见你了,你有什么需要的,都和文斌说好了,他可以帮你。”  罗小红哭了。这哭的背后,有着数不清的感受。  “哭什么呢?小红,你太见外了吧?”刘杏儿以为罗小红只是感动,还傻傻的在电话里安慰着。    【4】爱频临决堤  文斌不知道是真的听刘杏儿的话,还是他也发自内心的想关心罗小红。之后,文斌几乎每天都来找罗小红吃午饭,像对妻子一样的对罗小红问寒问暖。罗小红心情不好的时候,文斌就故意讲些有意思的事情逗罗小红。在这种时候,文斌就还会带给一些让罗小红惊喜的食品和小用品。  “这些,我从没跟他说过,他怎么会知道呢?肯定又是刘杏儿告诉他的!”罗小红心中猜测着。对文斌几乎一见钟情的罗小红,本来就优柔寡断,这样一来,越来越承受不住文斌这样的关心和爱护。  罗小红感到对文斌的爱,几乎要频临决堤了!好几次两人面对面站着的时候,看着文斌坚实又宽阔的胸膛,罗小红都有一头扑进去的冲动。与此同时,罗小红也越来越难以接受文斌和刘杏儿之间的亲密。但是,刘杏儿每次来找文斌吃晚饭的时候,都要叫着罗小红。饭桌上,罗小红只能坐在他俩的对面,眼巴巴地看着文斌把手自然的放在刘杏儿的肩膀。那时,罗小红只能尽努力的去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快。  罗小红每一次和他们在一起都是一种痛苦,可刘杏儿每次邀请罗小红的坚定又真诚的语气,都让罗小红难以抗拒。渐渐的,罗小红的心情开始不好了。一个又一个的不眠之夜,接连而来。  一边是近乎完美的爱人,一边是近乎完美的好友。本来,这两个只要得其一,都令罗小红今生无悔的人,却以这种形式同时出现在罗小红的面前;本来,两种能让罗小红幸福至死的感情,却合成一份沉重的痛苦,重重地压在罗小红的心上!  罗小红想要摆脱这个令她几乎崩溃的环境,努力的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有任何效果。罗小红不得不承认,在这两个拥有无穷魅力的人面前,自己多么无能。  一次次努力失败后,罗小红无奈地抱起侥幸心理,期望能有一件突如其来的事,像暴风一样把这一切都扫走,还她一个平静的心情。  暴风始终都没有来,一切依然按照原方向发展。文斌还是对罗小红那么关怀,有增无减;刘杏儿也还是那么纯真,让罗小红没有丝毫想对不起她的念头。罗小红无奈又痛苦的挣扎在他们之间。  这样的生活,大概又过了两个月。突然有一天,刘杏儿打来电话可爱的对罗小红说:“小红,我和文斌要结婚了!”    【5】特殊的伴娘  “啊?!”罗小红怔住。  “惊奇吧?小红,到时候,你可得做我的伴娘哦。”刘杏儿丝毫没听出罗小红话音里的震颤。紧接着,刘杏儿愉快的告诉罗小红,婚期定在下个月的某个星期天。  一切都在情理中,刘杏儿与文斌相处的很好,结婚自然是早晚的事。  作为刘杏儿的朋友,罗小红作她的伴娘,的确再合适不过。  晚上,罗小红睁着眼睛过了一夜,只觉有一团麻一样的东西,剪不断,理还乱,不断在她脑子里和心里翻滚,想大哭,却又掉不下泪来,就那么堵在心里。  之后的十几天里,刘杏儿的婚礼越是临近,罗小红越难以释怀。  婚礼的前一天晚上。罗小红特意去服装店选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上身有吊带略带紧身,腰以下部分是宽松过膝的长裙。罗小红很喜欢这种朴素又纯洁的裙子。这样的裙子,罗小红平时是不穿的。但明天是刘杏儿的婚礼,罗小红也不能穿的太随便了。罗小红希望明天的婚礼上,无论在外表还是言行上,都能做一个的伴娘,让刘杏儿度过一个完美而难忘的婚礼。除此之外,罗小红似乎又隐隐的感到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似乎也是在为文斌留下一个美丽的印象。  晚上,罗小红很早就睡了,希望第二天能有个饱满的精神。  第二天,罗小红6点就起了床,洗了个澡,化了点淡妆,穿上那套白色连衣裙,带上喜欢的银白色细项链,把一向扎成马尾的辫子散开披在背后。  来到镜子前,罗小红仔细的打量着自己:乌黑浓密的长发秀丽地披散在背上。很少化妆的脸,在淡妆的点缀下,显得清秀动人,略显紧身的衣裙,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体现得淋漓尽致。  用“亭亭玉立”四字来形容罗小红,一点也不过分。罗小红要带着这个前所未有的美丽,去参加一个让她难以形容的婚礼。  立在镜子前,罗小红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照了很久,直到照得心头逐渐生起一股哀伤,让她不得不离开。    【6】皆醉伊独醒  刘杏儿穿上了婚纱,却一点没受衣服的影响,依然投入地和周围的客人聊着天。笑的时候,刘杏儿的笑声,还是像男人一样的粗野不羁。  作为伴娘,也作为刘杏儿的朋友,罗小红一直如影随形地陪在刘杏儿身边。罗小红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在刘杏儿一个人的身上,不敢看周围的客人,更怕看到文斌。罗小红尽量说一些让刘杏儿开心的话。看到刘杏儿哈哈大笑的样子,罗小红的心也随之单纯了许多。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在刘杏儿那粗野笑声的带动下,经常爆发出一阵阵愉快的笑声。  罗小红暗忖道:“现场中,也许,只有我的心里,还搀杂着落寞的心情吧?”  婚宴持续了很长时间。文斌和刘杏儿的人缘都很好,所以,那天到场的朋友也特别多,天南海北的聊着天。婚宴一直到下午4点多才结束。送走大部分亲友后,文斌几个铁哥们说没喝痛快,晚上要继续喝,文斌与刘杏儿谁也也没拒绝。罗小红也坚持要陪着刘杏儿,让一切都圆满的结束后再离开。  来到了新房,文斌与刘杏儿脱下礼服,换了便装,然后就近找了个饭馆,继续喝酒聊天。  刘杏儿是很能喝酒的,这一点,罗小红早就知道。在大学的时候,刘杏儿还和男生喝过,酒量不比男生差。但刘杏儿只在高兴热闹的时候喝,平时和罗小红单独吃饭,从来不喝。刘杏儿确实很高兴,加上那几个男的很能劝酒,罗小红眼看着刘杏儿一杯接一杯的往下灌,而且,都是高度烧酒。  罗小红劝刘杏儿不要喝那么多,刘杏儿根本不听,那几个男的也极力反对拦着刘杏儿。的确,在那个场合,不会喝酒的罗小红,本来就有点多余,这让罗小红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就这么一边聊一边喝,本来就很兴奋,再加上酒劲,话多的说不完。  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多,这顿酒才宣告结束。从饭馆走出来的时候,刘杏儿还能摇摇晃晃的在罗小红的搀扶下走出来,可是,等打车回到新房楼下时,刘杏儿已经完全不省人世,嘴里迷糊地发着不清楚的声音。  几个人里面,尚有一个比较清醒的,把刘杏儿横着抱上了楼。罗小红一直担心的跟在刘杏儿身边。刘杏儿从没像那天一样不省人事。  新郎与新娘,一个被抱着,一个被馋着,狼狈不堪的回到了新房。  清醒的那位把刘杏儿横放在沙发上,说刘杏儿一会儿一定会吐几回,罗小红便拿了个脸盆放在刘杏儿的身边,又抱了个被子给其盖上。看着刘杏儿醉成那样,罗小红又无奈,又有点生气。  过一会儿,刘杏儿果然吐了几次,吐完后,刘杏儿的嘴里不再含混不清,像昏迷一样沉沉的睡着。    【7】她没有闪躲  罗小红回头看文斌,正一个人独坐在床边,微微的低着头。看到两人都没有什么大问题,罗小红的心也稍稍安定了些。  “留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罗小红朝着那几个朋友道,“你们都回去吧。” 共 810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哪家的医院治羊角疯病好
标签

上一页:流浪歌手

下一页:收集生活一组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