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以身成道 正文 第3章 武源六层境

2019/10/13 来源:延安信息港

导读

以身成道 正文 第3章 武源六层境早就准备好了?锦儿早就想走了?想归想,秦寰还是没问出来,毕竟这是人家姑娘家自己的想法。以她的资质

以身成道 正文 第3章 武源六层境

早就准备好了?锦儿早就想走了?

想归想,秦寰还是没问出来,毕竟这是人家姑娘家自己的想法。以她的资质离开秦家可以去更好的地方生活的更好。

或者,运气好的话可以加入一个小门派也说不定,没必要一直跟在他这样的废物身边。

自从穿越以来,虽然和余锦儿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是余锦儿的所作所为让他除了感动外还有些感激在其中,想到余锦儿觉这样要走了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

“少爷,我都算好了

,我准备的这些钱足够让我们在乡下置办些东西了。”

“锦儿,你是说你会和我一起?”

“当然了,难道少爷是不想要锦儿了吗?”余锦儿眨着大大的眼睛,那种表情让秦寰想起了漫画里的小猫。

“怎么会?锦儿愿意和我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秦寰真的很高兴,余锦儿的感觉更似亲人,余锦儿在,他的生活就没那么孤独,“你也去收拾收拾,晚上亥时出发。”

余锦儿走后,秦寰继续试着修炼,秦寰有一种直觉他是可以修炼的,但是一到紧要关头却又差了点什么。

秦寰一遍又一遍的试验,直到亥时余锦儿来找他。

虽然计划没有那么周密,但是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很微妙,让秦寰觉得成功跑路的机会很大。

秦寰的小院本来就在院子的边缘,翻后墙,出秦家,穿小巷,出城门,一切顺利。

“锦儿,我们出来了?”

“是的,少爷。”

“这么顺利?”

“怎么了少爷?顺利不好吗?”

“好。”秦寰没有在多说什么,只是心底有些别扭。

直到。。。他们来到了目的地,桃李村。

虽然成功的来到了乡下,但秦寰心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是自己杞人忧天吗?

也对,谁没事会和一个傻子较劲呢,估计陈耀怼他也只是一时兴起,甚至说只是看看齐诗瑶忠诚度,真没想要把他怎样。

陈耀,秦宇,他们都一样,中二时期的少年,针对秦寰也不过是因为曾经的嫉妒和现在的优越感。

要是秦寰还在他们眼前晃悠,他们还会接着欺负,不过秦寰走了他们也不会追着打,毕竟自己也没多重要。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玄幻的世界,可以修炼的异世大陆,自己竟然过上了种田文般的生活?

秦寰看着眼前乐的屁颠屁颠儿数着鸡的余锦儿,感觉自己仿佛再一次穿越了。。。

算了反正自己不能修炼,自己本来也是一介凡人,本来已经死掉的自己有了一次重活的机会已经是上天莫大的恩赐了,现在的自己有房有地有女人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经过几天的田园生活,余锦儿也很意外,原本她准备像以前一样做秦寰的小丫头,不过他家少爷的表现让她大吃一惊。能挑水会劈柴不说,厨艺也不错,少爷什么时候学的做饭?

一系列的转变使余锦儿很是凌乱,不过她仍能清晰的感觉到少爷还是少爷,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多问。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秦寰也渐渐适应了,自从村民们知道他和余锦儿还没成亲,三天两头在他耳边念叨,锦儿这么好那么好。

当然,他也承认锦儿确实很好,他虽然想和锦儿一直这么生活下去。但他从未对锦儿产生过非分之想,更似亲情般的感情,更让秦寰对余锦儿产生不出丝毫的亵渎之意。

田园生活平淡幸福,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秦寰都快忘记这是一片玄幻的大陆了。

近锦儿时常头痛,和锦儿约好去镇上的药店。

卯时的天刚刚亮,就在他们走到仓蒙山脚的时候,秦寰感到余锦儿使劲把他往前一推,当秦寰反应过来的时候,余锦儿已经与四五个黑衣人缠打在一起。

也就是十几息的时间,余锦儿就被打晕在地,几个黑衣人扛起锦儿一闪就没影了。

秦寰呆愣在原地,只见剩下的两个黑衣人提着刀向秦寰走来,秦寰本能的逃跑,跑进了山里。

不知道跑了多久,秦寰腿软了,再也跑不动了。

秦寰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直到嘴角流出了血。

这一刻自己都有点看不起自己,也是这一刻他才看见自己一直隐藏在伪善面孔下的丑恶嘴脸。

在地球时,秦寰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独立坚强而且倔强的人。

无论在多么艰苦的条件下都能一直坚忍着,无论怎样的困难他都会努力可服,这才让他从一个在孤儿院连饭都抢不到的小孩一直走到今天,走向荧屏,走向奖台。

而现在他觉得自己错了,他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这样的懦弱无能,胆小又爱逞能用着随遇而安,淡泊名利的借口掩饰自己的不安。

即便他知道即使自己冲上去也不能救下余锦儿,甚至结果是两个人都被抓,但他对余锦儿被抓还是无法释怀。

秦寰次知道实力在这个世界有多么重要,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说想保护别人。

秦寰迫切的想提升自己的实力,可是自己却连练魂都做不到,怎么办?

“无论怎样我都要救她,她还是我在这个世上个见到的人,也是可以信任的人,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太高看自己了,今天以后不论是生是死,我都不会让这种事情再次发生了,不会再让关心着自己的人身处险境,也不会再让她们为自己犯险。”秦寰眼神坚定,“我,秦寰,要变的强大,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变强大?对于自己来说谈何容易,不过秦寰相信天无绝人之路,总是会有办法的。

秦寰决定再试着冲击一下练魂,实在不行就只能全凭智取了。

秦寰盘坐在地,放空精神,用身体感受源气的走动。

源气从皮肤吸至身体,在经脉中游走,滋润肺腑,流过四肢百骸后集中头部,练魂!

一次一次又一次,每一次的源气都能游走在魂魄周围,却融合不进去。

“缺少魂魄吗?”秦寰轻声嘟囔着,不服输的又试了一次。

—————————————————————————————————————————————————

”这位先生,你身上死气太重,近是遇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苍云山脚算命的少年一脸严肃的看向他。

”死气重?你是说我遇见鬼了?“

”那到不是,你这种情况很奇怪,好像灵魂还有缺失。“少年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在这种科技型宇宙还能遇见这样奇怪的人。

秦寰看着眼前的少年,带着上个世纪的金边墨镜,穿着不知道哪个剧组捡来的宽大的袍子,身高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六,那个脸嫩的能掐出水,还非要表现出一脸严肃的表情皱着眉头。

”呵呵,你真逗。“秦寰转身就要走,这个少年怎么看怎么像离家出走的孩子。

少年连忙拉住他,随即向他额头一点,“算了,相逢即是有缘,这也算我在这里结了个善缘吧!”

秦寰深深地瞅了少年一眼,叹了口气,这种中二病应该没救了,中毒太深。

这次的练魂冲击依旧没有成功,但是一些脑海深处的记忆却被秦寰想了起来。

当时在苍云山拍戏时遇见了一个中二少年,那时秦寰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二次元中毒太深的小屁孩,现在想想却有些耐人寻味。

灵魂缺失?难道之前他的灵魂也是缺失的吗?

魂连心,心连神。

秦寰再一次沉淀心神內视己身,仔细的探查原因。

发现了两部分灵魂,其中的一部分被一层若有若无的茧包裹着与另一部分灵魂分隔开来。若不是仔细探查都无法发现。

“这就是自己灵魂不完整的原因吗?如果化开这层茧,会不会灵魂融合变得完整?”

随后秦寰又想到了一个恐怖的问题——如果这层茧是封印,那么化开它绝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可是现在秦寰没有别的办法,想要修炼只有孤注一掷。

秦寰没有犹豫,努力的引导着自己体内的源气去化开着层茧。

出乎意料的是,化开这层茧并没有秦寰想象中的困难,只是略微的一引导,那层茧就自己化开了,并伴随着大量的灵气涌入了秦寰的体内,这种灵气的浓郁程度要比源气高出不少。

秦寰不敢耽搁,飞速的运转功法吸收着灵气,练魂初期,练魂中期,练魂后期,练魂圆满,之后武源,巨量的灵气直接冲开了修为的隔阂,秦寰的修为一直攀到了武源六层才停止。

修炼的时候不自觉,现在秦寰突然发现他刚才为了吸收灵气飞速运转的功法根本就不是前身记忆中的功法。

就在快要被灵气撑爆的时候,秦寰运转着这种功法像是本能一般。

即使秦寰不怎么懂修炼的事情也感觉的出来,这种功法比秦家的功法好太多了,如果用的是秦家的功法,说不定秦寰此时已经爆体而亡了。

这种功法随着吐息间所带的源气含量根本不是秦家那种功法可以相比的,除此之外,这种功法所吸收的源气浓度要高很多。

静心凝神,内观于无形无相。秦寰内视自己的神魂,原本分开的两片灵魂竟然融合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神魂!

因为那层包裹着小灵魂的茧被吸收掉了,秦寰得以看清了原先那一小半的神魂,有一个灰乎乎的团子悬在了他的神魂中,似实体,却又很抽象。

秦寰运功感觉了一下并没有什么不适,尝试沟通这个团子也没有半点回应。

“这是什么?”看他所处的位置应该是自己在地球的那部分灵魂带过来的,想想自己在地球的二十年生涯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对于未知的东西秦寰有点害怕,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救锦儿要紧。”

黑衣人抓走了余锦儿,见自己跑的远了都没有继续追下去,显然余锦儿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但是余锦儿能惹上什么人?

秦寰突然发现自己对余锦儿完全不了解,只知道她是在自己父亲带回来的小丫头,自己对于她的身世一概不知。

现在细细想来,七岁就达到练魂圆满肯定不一般,怎么能甘愿在自己身边当个小丫头?

至于自己的父亲,把余锦儿放在自己的身边就又消失不见了,否则自己在秦家的地位有怎会如此尴尬?

现在的状况可以说是毫无头绪,要是冲着自己来的,也就那么两个人,可是针对余锦儿的人自己还真不清楚。

不管怎么样,秦寰雇了辆马车,决定先回仓蒙城再说,说不定还能打听到一些线索。

坐在马车上,着急也没用,所以静下心来,秦寰开始思考自己的事。

包裹灵魂的薄茧,脑海中自动生成的功法,以及苍云山脚的少年。

如果秦寰原先的灵魂就是分裂开的,那么他没有理由一直不发现,甚至在家族为他检查时得出了先天缺少了一魂一魄的结论,要知道这种薄茧虽不易探查,但要是化开十分容易。

所以这另一部分灵魂很有可能是他穿越的时候带过来的,一般穿越小说中的理解为魂穿,这样一来的话苍云山脚的少年说的话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

如果他当时说的是真的,那么当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少年对他眉头一点也是真的点进了东西,很有可能就是包裹他另一部分灵魂的薄茧。

这么想来就一切都说的通了。

而现在两片灵魂的融合正是自己原本的灵魂和前身的灵魂,两个缺失的灵魂完美的合到了一起?

但愿没有后遗症......那个灰乎乎的团子会不会就是后遗症?

但是这样还有一个新的问题,就是那个少年是什么人?

他觉对不简单。修炼后的秦寰知道地球上的灵气并不适合修炼。

而那少年一眼就看出了他灵魂不全,还包裹了他的魂魄,至少他现在做不到这一点,更何况他还是靠这人家的茧升的级。

这么一来少年说他身上有死气也应该是真的。

而且秦寰隐约觉得死气和梦境以及自动生成的功法有关,但是一时之间还摸不出头绪。

秦寰突然觉得,地球好像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如果自己的猜测成立的话,那个少年绝非常人。

四川查妇科去哪个医院好
广东好的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济南治疗阴道炎有什么好的方法
辽宁治疗白癜风专科哪家好
湖北那个医院妇科
标签

友情链接